新闻中心

活动预告

暂无活动

联系我们

国企培育创客呼唤配套机制改革

 

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对“双创”提出了更加明确的要求和支持举措。而在一些国企已经开展“双创”探索的背景下,如何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和推动“双创”相结合的发展新模式,成为今年很多代表委员关切的焦点。有代表委员建议,要解决国企在“双创”过程中资金使用效率不高等问题,需要对现有企业体制机制进行改革,包括建立新的企业绩效评价体系和考核机制,推进企业组织扁平化、网络化、柔性化等。

加码 “双创”再获政策红包

根据政府工作报告,今年将着力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,促进科技与经济深度融合,提高实体经济的整体素质和竞争力。一是强化企业创新主体地位。落实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,完善高新技术企业、科技企业孵化器等税收优惠政策。支持行业领军企业建设高水平研发机构。加快将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试点政策推广到全国,再建设一批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、高新区,建设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。二是发挥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和“互联网+”集众智汇众力的乘数效应。打造众创、众包、众扶、众筹平台,构建大中小企业、高校、科研机构、创客多方协同的新型创业创新机制。建设一批“双创”示范基地,培育创业服务业,发展天使、创业、产业等投资。支持分享经济发展,提高资源利用效率,让更多人参与进来、富裕起来。实施更积极、更开放、更有效的人才引进政策。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和运用,依法严厉打击侵犯知识产权和制假售假行为。三是深化科技管理体制改革。

“政府对‘双创’给予了很大力度的支持。”全国政协委员、招商银行前行长马蔚华表示,过去一年,“双创”在中国大地上进行得如火如荼,这是一个群众性、大众性的创新创业浪潮。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,继续对“双创”给予包括税收在内的多方面的支持。过去每年国家财政都有很多拨款支持科技成长和创新。

全国人大代表、广东明阳风电产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传卫认为,推动“双创”最重要的是市场机制,用市场机制来解决融资问题。部分地方政府已经设立基金,引导年轻人和小微企业进行“双创”,但对于企业投资面临的税务负担,目前还没有具体的税法进行解释。他建议,应出台具体税法,给企业和投资人减负,激发市场投资活力。

探索 国企改革结合“双创”破冰

多位接受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,“双创”不仅是小微企业生存和兴盛之道,大企业通过“双创”更能够集聚全员智慧,迸发更大能量。把国企改革和“双创”结合,能让国有企业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。实际上,在过去的一年里,很多国企已经在“双创”领域进行了探索。

中国钢研科技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中国钢研)总经理白忠泉告诉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,该集团2015年首次设立“科技创新风险投资基金”5000万元,突破法人制度界限,以研发成果经济价值共享的方式,有效聚合科技人员、法人单位、外部投资者联合开展科技创新。首批实施了“特种钢铁材料数据云服务平台”等六个项目。这是落实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大胆尝试,得到国资委充分肯定,极大激发了广大科技人员创新创业热情。

据介绍,2016年,中国钢研计划新设三家以上创业公司;集团公司将新设500万元“青年创新基金”,重点支持35岁以下青年科技人员科技创新活动,孵化新技术;继续投入不少于5000万元的科技创新投资基金,建立常态化机制,支持创新成果转化;利用大慧投资公司股权基金等,支持具备产业化和工程化的产业苗子,做大新的经济增长点。

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季晓南近日表示,从目前中央企业开展“双创”的做法来看,总体上还处于探索起步阶段,不是广义上的“双创”,还需要进一步拓宽范围,进一步融入“双创”中去,使中央企业的“双创”与社会开展的“双创”更好地融合。国企开展“双创”有很重要的意义,通过“双创”可以促使一些有特长、有技能、有成果的国企科技人员进行创业并带动一些国企员工创业,部分解决国企富余人员过多的问题。因此,要将深化改革与推进“双创”紧密结合起来,进一步增强国有企业创新创业的内生动力,为提高国有企业的活力和竞争力增添新的动能。

全国人大代表、中信重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任沁新表示,“双创”绝不仅仅是中小微企业的事,更是国有大企业转型升级所必需的。国有大企业搞“双创”,更侧重“创新”,其中又以技术创新为核心,围绕国家战略和国家重大装备进行,同时与市场对接,满足需求、创造需求,能够源源不断地产生创新的成果,并通过有效方式实现成果的转化,对推进供给侧改革、提升我国的国际竞争力具有重要意义。在推动“双创”中,国有大企业还承担着平台作用,为中国经济增长注入新动力。依托大企业人才、技术、品牌、市场等优势资源搭建“双创”平台,能够吸引企业内部员工和外部创业者立足该平台,对推动产业发展的作用更为明显。

建议 国企“双创”要结合体制机制改革

一些专家认为,国有企业特别是中央企业,在科技创新中取得了巨大成就,但从客观来看还存在一些问题,如研发投入不足、不稳定,资金使用效率不高,技术创新专业化管理水平不高等,需要通过体制机制改革加以解决。

任沁新认为,对于国有大企业而言,从事“双创”目前面临最大的问题不是资源问题而是机制问题。在机制上,创新活动尤其是高新技术领域,需要的是试错机制、容错机制和激励机制,而生产活动需要的是控制缺陷和惩罚机制,两个机制是完全不同的。国有企业要推动和参与“双创”,现有制度设计存在诸多不适应,必须深化企业改革,将内部创业创新平台纳入企业治理体系,给予内部创业创新项目全方位支持。

任沁新建议,建立科学的企业绩效评价体系和考核机制,更加注重自主创新的评价,鼓励国有企业在双创中发挥更大作用,开发更多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科技成果;鼓励和支持国企建立创业投资公司或创业投资基金,并研究改进创业投资企业国有资产监管制度;研究科技人员股权和分红权激励等措施,形成相关实施意见,建立创新成果利益合理分享机制,充分激发创新活力;建立“双创”利益共同体,对“双创”项目,允许国有企业投入一定比例的引导资金或扶持资金,与发起人、核心技术团队、社会资金形成利益共享、风险共担的共同体。

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主任楚序平也建议,当前特别需要建立激励相容的体制机制,国企“双创”要与体制机制改革相结合。一是通过股权投资、风险投资等天使投资支持“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”;二是通过深化改革,激发企业内部创新活力,推进企业组织扁平化、网络化、柔性化,加快建设开放拓展、分布汇聚、协同共享的平台型、网络型新型国有企业。“总之,要把国有企业改革和‘双创’结合起来,通过深化改革,建立激励相容的制度,调动每个人的积极性,激发企业创新活力,使创新成为国有企业发展的强大动力。”他说。

来源:经济参考报